您的位置:石榴网首页 >> 科技 >> 互联网 > 正文

魏则西之死 追问不能止于百度

2016-05-03 21:00:34 来源:华商报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

魏则西之死 追问不能止于百度

1  5月1日,“魏则西事件”成为小长假里的舆论热点。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生魏则西近日因身患滑膜肉瘤去世。在求医过程中,他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排名前列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(后证实其涉事科室被外包给“莆田系”医院),接受其“生物免疫疗法”治疗,耗资20多万元却治疗未果,最终延误了其他治疗时机。日前,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、国家卫计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,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。(相关报道见A03版)

  追问1

  “竞价排名”不能是围猎良善民众的道场

  “魏则西事件”是个复杂的样本,纠葛着民营医疗机构的野蛮掘进、牵扯出医疗行业信息不对称下的“黑心钱”、昭示着监管链条上的重重失守……无论百度竞价排名与魏则西之死究竟有几成直接或间接关系,其“与则西爸爸取得联系,致以慰问和哀悼”,显然并非善意与悲悯这么简单。

  有两点是肯定的:一则,纵使倾家荡产,挡不住病入膏肓。现代医学自然不是神仙罗汉,力有不逮,也属正常。即便是今天,面对数以万计的疾病,医疗技术上的治愈率也并不理想。二则,百度当然仅仅是个推广平台,在面对医疗机构的时候,一样会出现信息不对称的情况。再者,从法律层面来说,眼下似乎没有规定,流量主和广告主之间的权责关系。甚至,就连类似竞价排名算不算广告,也难有明确的界定。

  然而,与之对应的两点亦是肯定的:第一,你可以治不好,但不能绑架患者及家属求生的希望去谋财害命;第二,你可以信息不对等,但不能放纵底线的审查与过滤责任。或者正是因为对以上两点的绝望,在被欺骗之后的生命尽头,魏则西把经历写在了一个“知乎”网络提问的回帖中,而这个问题是——你认为人性最大的“恶”是什么?

  竞价排名如百足之虫,上当受骗的绝非个案。有人说,网上600块钱就能加V的竞价排名,不过就是“电线杆小广告”的网络版。就像媒体痛斥的——当竞价排名“联姻”唯利是图,谁能分得清谁的责任小一些呢?且不谈多少大道理,这些年,百度竞价排名确实已成为江湖游医借机“洗白”并围猎良善民众的道场。

  面对魏则西之死,该反思与该惩戒的,绝非一个“互联网黑依托”而已。 邓海建

  追问2

  治好莆田系毒瘤才能防止悲剧重演

  魏则西之死,再度将野蛮生长的莆田系曝之于众。一个总人口不过8万的小镇中成长起来的团体,成为全国80%民营医疗市场的操盘人,其野蛮成长的历程,其实也是医疗行业管理失控的真实写照。当个体把生命与健康,交给利益至上的谋财害命者,那么谁都可能会成为“下一个魏则西”。

  莆田系的运作模式其实并不复杂,在靠游医发家的基础上,借助于创办民营医院或者公立医院改革的契机,大量创办独立的民营医院,或者是公立医院的“医疗产业化”模式,全面进入和渗透到各个医疗机构,“借壳上市”披上了一层光鲜的马甲。然后利用各种媒介进行广告轰炸,让虚假医疗广告无孔不入地渗透,立体化地呈现。调查发现,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,北京英才集团旗下的多家医院平均从每名患者身上“开发”的6000元诊疗费,一半花在了“竞价排名”上。

  从目前的情况看,医疗行业的整肃是一个体系化、系统性的工程,包括对虚假广告的整治,对民营医疗创建的规范,对医疗产业化的限制,都是题中之义并需要配套切实可行的举措。尤其要做到,在对医疗广告、医疗行为标准进行规范,对违法行为进行惩治的同时,还得在医疗改革上真正取得突破,让医疗公益性得到回归。现在,无论魏则西之死最终如何定性,主管部门必须回答的一个问题是,莆田系毒瘤根深蒂固之下,如何为生命与权利保驾护航? 堂吉伟德

  追问3

  监管缺失比竞价排名更可怕

  谁该为魏则西之死负责?作为提供搜索服务的百度难辞其咎。百度在商业推广、搜索服务上搞竞价排名,谁出的钱多,就将谁排在搜索结果的前面,谁出的钱少就排在后面,此举虽然可为其带来巨大经济利益,但不利于公众搜索到准确信息。尤其是,会给不可信赖的信息乃至非法内容更多的“露脸”机会,侵害公众权益。像一些“黑心医院”卖假药、乱治病,因成本低利润高,便舍得向百度出高价买排名,患者搜索到它的机会就更多。

  出价高的内容排名更靠前,即使是正规医院也可能相互竞争,花钱在百度弄个靠前的排名。而竞价排名的成本,却通过提高药价、检查费、治疗费等方式转嫁给患者。可以说,正是因为竞价排名,不仅让“魏则西”们乱投了医,而且还多花了冤枉钱。

  魏则西之死确实更应拷问监管。今年初,百度传出出卖疾病贴吧丑闻,让处于危境的病友痛失交流平台,甚至上当受骗。这些年百度竞价排名更是四面树敌。从卖吧到魏则西去世,才短短三个多月,到底是我们离不开百度,还是监管太宠爱百度?虚假医疗广告社会危害大,早已人人喊打,为何仍然横行?正如一网友所说,“让作恶的企业在一片声名狼藉中依然生长壮大,这比企业作恶本身更可怕。”严格监管,让每家企业坚持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并重,是当下最紧迫的。 何勇海

  追问4

  拿什么拯救你,“互联网+民营医院”?

  不能不说,在这个“互联网+”的时代里,民营医院是走在潮流前沿的,甚至于在某种程度上,我们可能还要默认一个事实,那就是,互联网+民营医院=百度+莆田系!

  百度是当今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之一,而莆田系医院也号称在国内民营医院的占比超过了80%。但很遗憾的是,强强联合孕育出的却是声名狼藉的竞价排名和医疗大忽悠。最近几年,百度的竞价排名和莆田系医院,已经被媒体起底过无数次,但每次总能安然地从舆论的风口浪尖上挺过。

  坦率地说,在“百度+莆田系”这种畸形的模式之下,民营医院没有“形成公立医院的有益补充”,反而成了屡屡洞穿伦理底线的恶魔,伴随其间的多是患者的血和泪,显然,这绝不是我们想要的“互联网+民营医院”模式。

  那么,“百度+莆田系”会主动弃恶从善吗?我们不知道,我们所知道的是,魏则西已经不是“百度+莆田系”的第一个受害者,所以,百度需要变,莆田系也需要变,也可以这么说,百度和莆田系医院这两个各自领域里的巨头的变与不变,将决定着“互联网+民营医院”的未来。

  反过来,我们也需要思考一个问题,为什么当莆田系遇上百度,强强联合种的却是苦果?得承认,在目前的医疗格局下,公立医院仍然是提供基本医疗服务的主体,优质医疗资源多集中于公立医院,民营医院虽然数量庞大,但在人才、资金、技术、政策等方面无法与公立医院竞争,为了生存和赚快钱,采用非法手段盈利的民营医院并不是个案。确实,生存压力,使得民营医院对于时代的变化更加敏感,从而使劲地在每一个可能的夹缝中不断地尝试。自然而然,互联网的快速发展,网络医疗推广让民营医院看到了一线生机。

  所以,即便取缔了竞价排名,野蛮生长的民营医院也一定会折腾出另一种生存之法,这是弱者的生存之道,对于患者而言,未必会比竞价排名好多少。因此,在“互联网+民营医院”的语境下,显然,如果说已经无比强大的互联网公司需要的是不滞后的监管,那么,民营医院则不仅需要监管,还需扶持,否则,在活下去的本能支配下,民营医院只会在“互联网+”时代里见空子就钻、见机会就上。 杨鹏

  石榴网官网:http://www.shiliunet.com

  (来源:华商报)

版权声明:
1.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2.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